缅怀中国植物学之父胡先骕
□万绍芬

胡先骕是世界著名的植物学家,享有“中国植物学之父”的美誉,也是20世纪上半叶著名的教育家、思想家和文化名人。今年是胡先骕先生诞辰115周年,他的故里———江西省新建县举办了一场纪念大会暨学术研讨会,以研究、弘扬胡先骕先生的思想和成就,表达对这位先贤的敬意和缅怀。

我有幸应邀参加了这次大会,期间,我阅读了研讨会的论文集,共28篇近20万字。这些文章内容丰富,史料详实,有关于胡先骕先生植物学学术与实践的,有关于其文化与文学成就的,有关于其教育、政治与经济思想的,有关于其人格、家族、生平叙述的,等等,是研究胡先生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料。我为文章内容所吸引,受益匪浅,感慨良多。

胡先骕先生是江西第一所综合性大学———中正大学首任校长,为江西高等教育事业作出了开创性贡献。中正大学简称正大,是在1939年抗日战争时期的艰苦岁月里筹建,1940年10月31日正式开办的。首任校长便是由两度留学美国、哈佛大学博士、著名植物学家胡先骕先生担任。胡先骕先生爱国、重教、爱校,为学校的创建和发展作出了历史性贡献,为日后的发展也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1945年冬,正大从宁都迁至南昌市郊望城岗。当时全校有1200名学生,设有文、法、理、工、农学院,为国家培养了许多专业人才和进步人士。1948年我就读该校经济系,胡校长已离开正大。我无缘听到他的授课。因为革命工作的需要,建国前我便离开了学校,但我对他治学治校、为人处事十分景仰,为我们有这样一位热爱祖国、品德高尚、追求真理、崇尚科学、博学多才、蜚身海内外的第一任校长而感到自豪。

江西人民怀念胡先骕先生, 他为江西做了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、好事。如:1933年参与创办江西农学院、农科院,为江西农业科学发展奠定了基础;1934年和秦仁昌先生、陈封怀先生创办了我国唯一的亚热带高山植物园———庐山植物园,当时的名称是庐山森林植物园。这座植物园,也是我国第一个用于科学研究为目的的大型的、正规的植物园。后来,庐山作为“世界文化景观”被联合国列入世界遗产,庐山植物园为此是加了重分的。

胡先骕先生在中正大学治学严谨, 桃李芬芳,尤其在生物学界许多院士、博士、名家多是他的学生。如杨惟义院士,林英教授等,对中国现代植物学贡献很多,影响很大。又如我国著名生物学家,湖南师范大学校长,湖南省原政协副主席、党组书记,中共十二届、十三届中央候补委员、委员尹长民教授,便是胡先骕先生在中正大学的得意弟子。她是我抗日流亡时中学的导师(即班主任),言传身教,令人尊敬。

民国时期,胡先骕先生与北大校长蔡元培、清华校长梅贻琦等为全国最著名的八位知名大学校长之一。1948年他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,与江西籍吴有训、陈寅恪等院士齐名。

胡先生为合理开发和利用我国丰富的植物资源,1916年冬,第一次从美国留学归国, 便到浙江、江西、福建山区考察和采集,行程一万多里,获得了数以万计的宝贵腊叶标本。此后,他十几年不断地到多省采集,所得甚丰,使静生生物调查所标本馆成为东亚最大的标本馆, 受到国际植物界的重视。他与郑万钧教授共同命名世界珍奇“活化石”水杉更是震惊中外,堪称20世纪科学的重大发现。现在已有八十多个国家,先后从我国引种了这一古老孑遗植物。他是江西植物学者深入实际野外采集调查的第一人,是继钟关光教授之后进行大规模野外采集和调查的全国第二位学者。他认为研究植物学要到大自然中去,要到社会实践中去,不能只是关在屋子里,呆在试验室里,那样是不可能取得多大成就的。正是因为他深入实际,潜心研究,实事求是,艰苦奋斗, 无私奉献, 他先后发表的论文有150余篇,出版专著近20部。他不仅在植物分类学方面发表了一个新科、六个新属和百数十个新种,而且提出来一个多元的新分类系统, 同时在植物地理、植物还原、古植物学和经济植物学方面提出了许多新的见解,为这些学科在我国的发展指出了应遵循的道路,故中外学者公认胡先骕先生是我国近代植物分类学的奠基人。

胡先生有许许多多的名副其实,经得起历史检验的第一。吴翼鉴同志在《才气、正气、骨气、勇气、傲气》一文中,仅从才气方面就列举了胡先生的9个“第一”;无独有偶,李国强同志在他的文章中也列举了胡先生10个“第一”的非凡成就,这些都说明胡先生是一名富有开拓性和创造性的大师。

关于胡先生的教育思想,也是成就非凡。胡先生所论:教育之目的在教人适应生活之环境;注重道德教育,反对功利主义;大学教育,即贵专精,犹贵宏通;为经师人师者、始能育英才;因材施教、各尽其性;大力普及九年义务教育,应以十二年为目标等等,都体现了他对教育改革的思想及与时俱进的精神。

毛泽东主席称他为中国生物界的老祖宗;周恩来总理曾说关于遗传学的那次争论,假如李森科的观点错了, 那么我们就应该向胡先骕先生道歉;陈毅副总理,钱钟书和陈三立等大师赞誉他。这些都说明对胡先生的学问和人格的推崇。

对胡先骕校长我们不无遗憾, 他在“ 文化大革命”等运动中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,身心受到严重摧残,许多宝贵藏书也被毁。1968年7月,他73岁含冤去世。1979年5月平反昭雪。1984年7月10日,在庐山植物园的松柏区水杉林内,建造了胡先骕先生的墓地。后来另一位江西籍顶级学术大师陈寅恪也安葬在此,彼此相邻,长眠在宁静的水杉林中,也多少给人们慰藉。

当前,全国人民正喜庆共和国60 周年, 广大干部群众在党中央领导下,深入学习、实践科学发展观,坚持改革开放,坚持民主法治,为国家富强,人民富裕,经济繁荣,社会和谐,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强国而奋斗。我们举行纪念胡先骕诞辰115周年暨学术研讨会, 学习弘扬胡先骕博士热爱祖国、崇尚科学、追求真理的高尚精神,研究胡先骕先生多方面的学术成就,是很有意义的。

我们不能遗忘这位可敬、可爱的胡先骕大师。我们应该纪念他,缅怀他,学习他!(作者为原中共中央委员,江西省委书记,中央统战部正部长级副部长,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 全国人大第八、九届常委。该文刊载于《创作评谭》2009年06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