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族气节 学者风范
——走近首任校长胡先骕

□陶家柳 王燕萍

在我校65年的历史中,有一个人的名字和它有着割不断的联系,瑶湖校区的一栋教学楼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,他就是胡先骕博士—— 国立中正大学(江西师范大学前身)创始人。

如果说,10年前,胡先骕这个名字对我们来说,还仅仅是个姓胡的植物学家,那么,随着对他了解的加深,我们逐渐地走近了他。他也不再仅仅是一个陌生的名字,我们似乎看到了他“鲜活的面容”。

青年的胡先骕,学习刻苦,成绩优异,在学校里崭露头角。1912年,在江西省第一届出国考试中,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公费留美生,次年赴加州大学柏克莱(又译作伯克利)分校深造,获学士、硕士学位。回国后不久,就担任了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授。他一边教书,一边开展植物调查工作,筚路蓝缕,餐风露宿,获得了很多第一手资料,发表了许多重要论文。但他仍不满足,又于1923年再度赴美国哈佛大学留学,1926年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后归国。1928年,胡先骕与著名生物学家秉志创办我国最早的生物研究机构——中国科学社静生生物调查所,任植物部主任,领导开展了全国性的植物调查,为促进我国植物学研究立下大功。

中年的胡先骕,已是我国植物学界头号人物,担任了中国植物学会会长。1935年,当选国家最高学术研究机构——中央研究院第一届评议员,全国只有32人,都是全国各一级学会会长及知名大学校长, 1937年,胡先骕把中国复杂的植物群分为8大群,这是中国植物学研究的一大突破。

壮年的胡先骕,声誉日隆,蜚声海内外,设在江西的国立中正大学需要一位有声望的江西籍学者担当,胡先骕理所当然地担此重任。胡先骕雄心勃勃,要把国立中正大学办成在“三中”(中央大学、中山大学、中正大学)里最有名的学校,他也确实不负众望,凭着他在学术界的重要影响,邀请了11位在国外知名大学如巴黎大学、柏林大学、芝加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教授来校任教,把中正大学办得虎虎有生气,出了一大批人才。只可惜他执掌校政的时间不长,1944年,因为不愿开除参加学生运动的学生,他不惜辞去校长职务,与师生依依惜别。1948年,他和郑万钧教授共同发现命名了我国植物界国宝—— 一级保护植物水杉,这一发现震惊了全世界,被学者列为我国20世纪重大发现。其实,胡先骕发现命名的植物何止水杉,他一生发现命名了约150个植物新种,包括我国另外一种一级保护植物——茶花皇后金花茶,我国总共只有8种一级保护植物,他一人就发现命名了两种。这样的殊荣也只有他一人享有。

由于胡先骕在植物分类、古植物、经济植物等领域作出了杰出贡献,1948年,他当选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,成为全国仅有的81名院士之一,这是一个学者一生中所能取得的最高学术荣誉,对他来说,也可以说是实至名归。

新中国成立后的胡先骕,年近花甲,仍致力于植物学研究。50年代初,他和其他植物学家一起,鉴定了我国东北和朝鲜北部被细菌沾染的树枝不是我国所有,从而揭露了美国发动细菌战的反人道主义罪恶行径,激起了世界各国人民的愤怒和谴责,美国政府不得不停止使用细菌武器,胡先骕因此荣获了第二届全国卫生会议模范奖状和奖章。1950年,他首次创立了一个新的被子植物分类系统,使整个维管束植物进化有了更为完整的系统。解放后,他在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任职,被评为一级研究员。

胡先骕性格耿直,爱憎分明,疾恶如仇。50年代初,他应约撰写了一本大学生物系教材《植物分类学简编》,在书中批判了苏联农业科学院院长李森科的错误观点。他的这一正常的学术争鸣,却被“上纲上线”为政治上的崇美反苏,遭到全国性的批判,已出版的教材被禁止发行,已发行的教材被销毁。但他并没有屈服,而是坚持自己的观点。他和其他遗传学家的遭遇引起了毛泽东主席的注意,促成了“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”方针的产生。周恩来总理在同中国科学院负责人谈话时指出“如果李森科不对,我们没有理由为李森科辩护,我们就向被批评的胡先骕承认错误”。不久,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竺可桢专门到他家,代表中国科学院向他道歉。

作为校长的胡先骕,尊师爱生。1942年7月,国立中正大学教授姚名达先生组织战地服务团,赴前线宣传抗战,遭遇日军,不幸殉国,胡先骕校长亲自撰写挽联,公祭大会上,胡校长扶棺恸哭,在场师生泣不成声。1943年,国立中正大学流行伤寒病,上百学生染病,胡校长积极请最好的医生治疗,当医院给学生下达病危通知后,他要为学生输血,令学生深受感动。胡校长以他崇高的人格力量,赢得了师生的爱戴。

胡先骕热爱祖国,具有高尚的民族气节。北平沦陷后,他以前的朋友、大汉奸王揖唐担任了伪政权的高官,多次邀请胡先骕出山任伪政权官员,他虽然身处日伪统治下的北平,仍然不顾个人安危,一次次地予以拒绝,并写《傀儡戏》诗对王及傀儡政府予以讽刺,“衣冠徒济楚,手足赖丝牵”。1948年12月,解放军兵临北平城下,守城将领傅作义将军对是否与解放军进行和平谈判举棋不定,于是召集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征集意见。胡先骕继徐悲鸿之后,第二个发言,力主为了保护北平这一千年古城不遭战火摧毁,不应采取武力解决,促成了傅作义将军接受和平改编。北平解放前夕,蒋介石曾亲自部署,指定“中央研究院院士”、“在学术上有贡献者”等四类人员的撤离计划,有人劝他去国民政府首都南京,被他拒绝了。后来又有人给他送来去台湾的飞机票,他又断然拒绝,毅然留下来参与新中国的建设。